sm男虐女地下室调教h 卵巢扩张h超重口小说

另一边,言笠一大早便气冲冲的从王府出来,原是他也听信了谣言,以为自己的女儿如此有本事,入王府的第一天就得王爷如此青睐,还可在夜半让王爷带之出城观星,结果一问言玉才知根本没有这回事。

亏言玉还认为她的爹爹舍不得她了,要接她回家,不想却是这般结果。

“唉~老爷,妾身便说这玉儿不行吧!您还让她试啊!”小妾在旁扇着扇子,一脸妩媚相的往言笠身上贴。

“好了!”言笠正生着气呢,一把推开了她,“你自己也不想想,如果玉儿得不到王爷对咱家有什么好处?她当不上王妃你儿子的仕途从哪来!”言笠吼了几句。

小妾顿时没了话说,自己去马车角落赌气去了。

“你在这看了半天了!到底找到人没!”言笠朝着车下正慌忙巡视街上的守卫吼道。

“马上!马上……”言笠吼的正是昨夜看到夏景笙出城的人,正瞪大了眼睛寻找那个“娇滴滴的小美人”。

“跟我女儿抢人!非得除了她!”言笠怒目圆睁,眼里充满血丝,直愣愣的盯着大街上的每一个女子,藏匿于市井间的三名死士也随时准备着。

别说还挺巧,夏景言刚好路过。

“言大人,就她!”守卫一眼认住了夏景言,言笠赶紧看过去。

“呦呵!就她!怎么还跟着两个?”正巧言笠看到夏景玄和夏景宸相继跟到了夏景言身边。

“言儿,你看那些女子,为何都要这么直勾勾的看着我呀……”夏景宸一脸慌张的凑到夏景言身边。

夏景言扭过去看了看,果是如此,满大街的姑娘全都一脸花痴的看着夏景玄和夏景宸。

“哥哥啊,她们皆是看上你了!”夏景言满脸笑容,看来今日不仅买到了心仪的物件,还能捡一大群嫂子。

“你还好些,看我。”夏景玄一脸生无可恋的举起自己的手,上面拿满了各色各样的香包,全是那些女子隔空抛来的。

“哇哦!哥哥你好受欢迎啊!”夏景言都看傻了。

夏景玄并不喜欢这些,将香包挨个扔回给了那些女子,并一把抓起夏景言的手朝她们晃了晃。

“哥,你怎么又拿我当挡箭牌啊!”夏景言嘟着嘴抽回手。

一旁的言笠才叫一个气,在他眼里这就是一个不知道哪家的女子,既夺了王爷的心,在外还有两位公子!

“动手!”言笠狠狠拍了下座椅,身后三名死士应声而出。

夏景言感觉耳边有冷箭的声响,立即点地而起,果然一只冒着寒光的羽箭险些蹭到她身上,从她脚下窜到了身后店铺的门上,她看向羽箭射出的地方,三名大汉正对她虎视眈眈。

本来在街上闲逛的百姓见此场景立即惊叫着逃向一边,夏景玄和夏景宸没有多大反应,就在原地站着准备看夏景言“大显神功”。

 

真不知是谁家死士,这么想不开偏跟自家的母老虎妹妹斗。

“你们是谁?”夏景言略带挑逗的看着三人,丝毫不惧。

“取你命的人!受死吧!”三人并不想和夏景言多说,只领头的说了一句,便一起冲了上来。

夏景言就在原地乐呵呵的站着,三人接近她的一刹那,夏景言用力抓紧了一个人的胳膊往下一拉,又借力朝另一人胸口踹了一脚,被踹的那人神色痛苦的后退撞到了第三个人,两人接连倒地,夏景言又将抓的那人向后一拽,脚用力朝他背上踹了一脚。

短短三回合,三人都倒了,前两人还想站起来,却被在旁看戏的夏景玄和夏景宸一脚一个死死地踩在了地下。

言笠在马车上都看懵了,这还是女子吗?

“老爷……怎么办啊?”守卫见死士都倒了,慌张的看向言笠。

“慌什么!她又不知道是咱们安排的人!就算知道了又能怎么样!背着王爷在外与别的男子私会她又能好到哪去!好了,将计就计,下一步走。”

“是……”守卫心里慌慌的,但也只能听言笠的话。

“女侠好威武!”守卫向前一步。

“啊?”夏景言疑惑地看向他。

“哎呀,这不就是昨夜与夏王爷一同出城的美人吗!”守卫一脸要唱戏的表情。

“啊?是她啊!”

“这莫非就是言玉小姐?”

“不是,言玉小姐进王府时我见过的,不是这个啊。”

“王爷心里真有别人了!”

“啊!那我怎么办啊!”

市井各处响起哀叹声,甚至还有当场哭了的。

“哥,这人怕不是个傻子吧?”夏景宸还在后方与夏景玄说着悄悄话。

“管他的!咱们还是带着言儿赶紧走吧,我一天的好心情全让这几个人毁了!”夏景玄满脸冷漠,上手就要抓着夏景言走。

“你们是何人!竟然与王爷的女人如此亲密!难道不知男女授受不亲!现在还在街上呢!小心本官告于王爷!”言笠走下马车,满脸正义感,其实就是想赢得夏景笙信赖。

“你是何人?”夏景言保持着“高冷”的模样,嘴角挂着浅浅的笑容,实则内心已经快憋不住了,她拉了拉忍不住要教训他们的夏景玄和夏景宸,两人立即意会并退后保持沉默继续看戏。

“本官是原县县官言笠!好一个妖女!勾了王爷的心竟还与府外男子有勾结,真是胆大包天!”

“言笠?言玉的父亲哦。”夏景言挠了挠头想了想,昨日却有一个叫言玉的女子来到王府,派来色诱的吧!

“那你识得我是谁吗?”夏景言憋着笑问道。